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城商行IPO受阻转向次级债融资股东结构频

2019年10月13日 栏目:旅游

城商行IPO受阻转向次级债融资 股东结构频繁变局据不完全统计,拟上市城商行中,徽商银行等6家城商行已发行或计划发行次级债,总规模超过16

  城商行IPO受阻转向次级债融资 股东结构频繁变局

  据不完全统计,拟上市城商行中,徽商银行等6家城商行已发行或计划发行次级债,总规模超过160亿元。

  原本号角吹得声音震天的城商行,上市进程却意外踩下急刹车,从去年9月相关消息频出起至今,尚没有一家城商行成功圆梦。曾经炙手可热的城商行股权,在经历了被疯狂追捧而变得炙手可热之后,忽然开始冷却,股权转让密度开始下降,当"流拍"、"抛售"等状况屡见不鲜,城商行短期内的上市前景便可预料不容乐观,而伴随着大力扩张而来的融资压力也可见一斑。

  为了缓解"缺钱"的尴尬,原本对IPO自信满满的城商行们不得不想些其他的招。

  上市审批或已暂停

  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日前向媒体披露,该行将于明年初启动发行上市程序,至此,宣布将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又添新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宣称IPO计划进入实际操作阶段的城商行已多达十余家。另据媒体报道,情况显示,若以12倍市盈率发行新股来测算,已向证监会上报IPO方案的近10家城商行拟融资总规模为500亿元。

  然而故事在这里发生了逆转,从去年9月各家城商行高调公开上市计划之后,就几乎再也没有新的消息传出,近期各银行对上市进程也不再做太多表态。

  然而,2011年年初,多家城商行公布的2010年业绩报告也不乏亮眼的表现,整个行业的盈利状况也较为良好,是什么让原本红红火火的IPO热迅速退潮?

  一种达成共识的观点是,监管部门目前已经暂缓了城商行IPO的审批事宜。然而只要联系2011年初监管部门释放的多重信号,就可以理解此次城商行IPO搁浅其实并不突然。

  但是,步入资本市场,势必会催生城商行跨区域经营的冲动,这显然与监管层的意愿相违背。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城投债的买家是券商和城商行,各地融资平台贷款的潜在风险也是导致城商行IPO搁浅的重要原因。

  除此之外,城商行在扩张过程中暴露出的内部管控机制不严谨等问题也使得城商行的上市进程百般受阻,齐鲁银行"伪造票据案"、温州银行"骗贷案"以及汉口银行"假担保案"等都是个中典型案例。

  受诸多因素影响,城商行IPO时间表变得越来越模糊,一些风险控制较好,资产质量符合监管标准的银行,也因此同样受到连累。在疯狂追逐城商行IPO项目之后,部分投行眼下也已回归冷静,他们或已放弃承接城商行IPO项目,或将递交申报材料的时间无限期延后。

  扩张倒逼"第二方案"

  在做大做强的惯性思维下,城商行异地扩张屡见不鲜,资本缺口显而易见。

  2009年,银监会放宽了中小商业银行分支机构的市场准入。此后,城商行开始迅猛扩张。银监会的数据显示, 2010年全国有62家城商行跨区域设立103家异地分支行,扩张速度远超2009年。2010年全国城商行资产增长近四成,接近银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

  快速扩张使得城商行面临群体性资本短缺压力,直接通过登陆A股进行资本补充成了众多城商行的计划。然而眼看与本已胜券在握的IPO目标渐行渐远,所有排队的城商行都充满了无奈的焦虑,部分已开始考虑境外上市。

  对于城商行境外上市,某等待上市城商行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大部分城商行应该还是会争取A股上市,那怕多等几年,赴境外上市那是没办法才会做的事,发行价格可能也会比较低。"

  正如上述人士所言,选择绕道境外资本市场的城商行并不算多,在"钱紧"的今天,发行次级债补充附属资本成为众多城商行的选择。

  据不完全统计,拟上市城商行中,包括徽商银行、上海银行、成都银行、江苏银行等在内的6家城商行已发行或计划发行次级债券,总规模超过160亿元。7月15日,重庆银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议案,拟发行8亿元次级债。此外,南昌银行也计划年内发行10亿元次级债,盛京银行同样宣称有次级债发行计划。

  股东结构频繁变局

  遥遥无期的上市时间表,已经开始让不少城商行的原始战略投资者失去了耐心,其中不少已经开始大手笔抛售手中的城商行股权。据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8月至今的近一年内,已有20多笔城商行股权挂牌转让。

  在6月20日挂牌抛售手中价值7亿元的徽商银行股份未果之后,7月18日,奇瑞再次将持股在长江产权交易所挂牌。此外,高金食品(002143)7月9日发布公告称,以4.9元/股的价格转让持有的成都银行1500万股股权。至此,高金食品已将原本手中持有的4500万股成都银行股权全部转让。

  类似的城商行股权转让行为已数不胜数,而厦门银行股权的流拍成为了城商行股权在上市计划延期后迅速降温的一例明证。

  据悉,城商行股权变更大致分为两种情况,一部分是战略投资者的变更,另一部分是内部股权的梳理。去年频繁进行的自然人股东股权转让,往往是为了符合上市的监管规定。而如今战略投资者的变更,多数是出于自身套现的需要或是对城商行上市失去了信心和耐心。

  然而有人出走,也有人唱着欢歌踏步进入。

  据了解,目前不少信托公司和保险公司都对城商行股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包括百瑞信托、中原信托等公司都向城商行伸出了橄榄枝,信托公司出手金融股权交易市场,除了追求长期的股权投资收益以外,不排除也是为了成全其"小金控"的梦想。

  据媒体称,上海银行的股权结构近也发生了新的重大变化,IFC持有的上海银行7%股权已转让给中投公司,上海银行另一大股东汇丰银行有意转让所持有的上海银行8%股权。

  尽管汇丰在不久之后很有可能退出上海银行,但外资与城商行的合作依然在扩大当中,8月9日,广州银行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其19.99%的股份。有消息传出,加拿大丰业银行、法国大众储蓄银行以及台湾富邦金控已表达相关意向。

烘焙
心情随笔
太原美食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