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不朽魔心 百六十九章 营救前的准备(上)

2020年01月18日 栏目:网络

不朽魔心 百六十九章 营救前的准备(上)莫晗抬头,眼中波澜不惊,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到了城门之下,城门口之前。此时站在城门

不朽魔心 百六十九章 营救前的准备(上)

莫晗抬头,眼中波澜不惊,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到了城门之下,城门口之前。

此时站在城门两边,盘查过往行人的两队士兵,正气势汹汹的握着手中的长枪对着莫晗,看那样子,只要莫晗一有异动,他们马上就会动手。

在两队普通士兵的后面,单独搭建了两个凉棚,每个凉棚下面分别坐着四个修炼者。同时凉棚的前面,各自放着一块石头,乃是区分修炼者与普通人的观灵盘。

“我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刚才拦下莫晗的官兵一愣,一时间不明白莫晗什么意思。一直以来都只有他们仗势欺人的,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们面前放肆的,想不到今天遇到一个。

“看来你是存心找事的了!”官兵一声怒喝,与两边的官兵对视一样,就朝莫晗包围过去。

“官爷,官爷,他是我家远方亲戚,仕途不顺,家里遭遇不测,口出狂言,顶撞官爷了,还请官爷赎罪。”刚才被莫晗搭讪的大哥,才走出没多久,就听到官兵的怒喝,转身回来一看,竟然是莫晗,二话不说就折回来,挡在莫晗身前,顺手将一小块银子塞入刚才怒喝的官兵手中。

怒喝的官兵悄无声息的颠了颠手中的银子,满意的一笑:“入城以后要看好他,不是谁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赶紧滚吧!”

被莫晗搭讪的大哥急忙拉着莫晗往城里去。

或许是因为莫晗之前的敛息起了作用,又或许是玲珑塔等宝物的原因,莫晗通过城门的时候,两侧的观灵盘竟然没有任何动静。莫晗不知道的是,就因为观灵盘没有动静,他少了许多麻烦。因为在这个敏感时期,凡是进入玄夜国皇城的修炼者,都会被玄夜国皇室严密的监控,以免坏事。

“你说你,好好的顶撞他们干嘛?那些人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你孤身一人又怎么斗得过他们。”

莫晗正在仔细的观察周围一切的时候,被莫晗搭讪的大哥孜孜不倦的教训着莫晗。

“对了,你家在哪?可有落脚的地方?”看莫晗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被莫晗搭讪的大哥也不好再说莫晗,反而十分同情。毕竟他也有过相似的经历,当时他比莫晗这模样还不堪。

“不用。”莫晗摇摇头,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就自顾自的朝前面热闹的街道走去,根本没有跟那位大哥说话的机会。

不是莫晗冷淡,而是莫晗从一开始的身份就是编的。他来玄夜国皇城要做的事情也是惊天动地的,并且九死一生,他不想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被莫晗搭讪的那位大哥一愣,再次抬头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莫晗的身影。

对于玄夜国的皇城,莫晗是非常的熟悉的。毕竟他曾经在这里呆了好多年。

闭上眼睛,整座皇城的建筑图就会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面,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个将他捡回来,令他成为一个杀手的中年面孔。不,或许过了这么几年,那个面孔变的更加沧桑与苍老了吧。

正义坊是玄夜国皇城内热闹的街市,这里有达官贵人、贩夫走卒、亡命之徒,这里有枯叶大陆上为奢华的销金窟,这里也有一个铜板就能让你吃饱肚子的邋遢路边摊。这里是玄夜国繁华的所在,这里也是玄夜国为肮脏的地方,私下里大家都喜欢喊这里为幽暗城。

幽暗城不是一座城,只是一条街,一条建在玄夜国皇城内繁华的街。在这条街上你可以杀人放火,你可以将人性丑陋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前提是你交得起玄夜国的罚款,否则你还是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

莫晗以前执行完任务除了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躺着看天外,喜欢来的就是这里。找一个路边摊,点一份廉价的小吃,要一大壶浊酒,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喧嚣。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喧嚣,不熟悉的人。亡命之徒在这条街上是没有愿意招惹的,因为他们不要命。但他们也是死的快的,因为有很多人有足够的钱要他们的命。况且,他们的命又不值钱。

“老板,来一大份卤牛肉,加一大壶浊酒。”莫晗径直来到一个看起来稍微干净一点的路边摊,冲着佝偻着背的老板喊道。

听到莫晗的声音,正佝偻着背忙忙碌碌的老板忽然一顿,又不动声色的忙起来:“好咧,客观你稍等,老头子我这里的肉吃、管饱,老头子我这里的酒喝、管醉。”

不一会儿的功夫,佝偻着身体的老板就将一大份卤牛肉与一大壶浊酒送到莫晗黑漆漆的桌上:“客官你好,一共四个铜板。”

老板的卤牛肉如他所说管饱,大大的一盘,差不多有个五六公斤的样子,加上卤汁怎么招也有七八公斤,不过味道可就不怎么样了,甚至连肉的味道也有点不对劲。酒也如老板所说的一般、管醉,都还没下口就能味道那火辣辣烧刀子的味道,一口下去,就好像喝下去的不是酒,而是一团火。

佝偻着背的老板收走了莫晗的铜板,就转身离开,继续去忙了,仿佛莫晗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但从老板满是皱纹的脸上,能够隐约看出他心中的不安。他是这座城里面的消息贩卖商,可以这么说,在这座城里没有他不知道的消息,也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摆摊只是单纯的为了摆摊,他的钱全部来自消息贩卖。

“老板,再来一壶酒。”莫晗已经喝完了一壶酒,整个脸红通通的,端坐在小破木板凳上的身体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

不远处的地方,几个坦胸漏背,浑身是纹身的大汉,不断将目光落在莫晗身上,等待着莫晗倒下去。

可从喝口酒开始,莫晗就是这样子,一壶酒喝完,莫晗还是这样子,看似随时都会倒下,但怎么也没倒下。

“客官,您的酒。老头子这酒比较烈,喝了容易上头,客官还是少喝一点。”

佝偻着背的老板站在莫晗身旁,将酒放在莫晗桌上,并为莫晗倒了一杯,开口说道。

是的,这个全城的消息贩卖商,从听到莫晗声音的时候就知道莫晗是谁了,自然也就知道莫晗来这里干嘛了。因为他跟莫晗很熟,熟到不能再熟的那种。

莫晗咧嘴一笑,举起佝偻着背老头放上桌的酒壶,仰头喝了起来:“我要救他。”

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多余的语言,四个字足以。因为他们足够了解对方,因为他们足够了解彼此,所以不需要多余的语言与字,甚至连这四个字都可以省略,之所以说出来只是表示决心,表示必须如此罢了。

佝偻着背的老头一声叹息,坐了下来,用手指捻起一块卤牛肉放到口中狠狠的咀嚼起来:“有多困难,你知道吗?”

莫晗不屑的一笑:“困难?难吗?不难!”

这一刻的莫晗是肆无忌惮的,这一刻的莫晗是桀骜不驯的,或许这才是那个原来的莫晗。因为从他进入魔都学院到现在他已经忍耐了足够多的东西,忍耐了足够久的时间,但有些人一直在逼迫他,他不想再忍,不愿再忍,也不必再忍了。

自此,神挡杀神,佛挡*!

不远处觊觎莫晗的几个大汉,看到佝偻着背的老头不但与莫晗说话,还坐下来与莫晗吃肉喝酒,眼中的火热迅速散去,灰突突的跑了。

这个消息贩卖商在这座城市中是出了名的,没有人敢动他,也没有人敢动他主动攀谈的人。因为他不一样,他攀谈的人也不一般。

“告诉我!”莫晗凝视着老头的眼睛,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

“你会死的!”

“你知道的,如果我怕死,我早就死了,也不会一次次的坐在这里看着你。”

“我会死的。”

“不,你不会死,你因为你在死之前已经离开了是非之地。”

“生死台,杀生刃,茫茫黑夜无星光;数人站,天眼盯,流行坠落照一方。”老头子站了起来,他的身影看起来更加的萧索与苍老,仿佛时光彻底从他的身体里消失了。

“好了,诸位客官今天营业到此,收摊了。”

噗嗤一声暗响,一把锋利的匕首从老头子的后背插入,直透前心。

鲜血瞬间就从伤口处涌出来,老头子想要说什么,但张口喷出来的都是鲜血,唯有留在人们耳旁一个轻声:你知道的太多,我不放心你活着。

说话的人是莫晗,将匕首插入老头后背的人也是莫晗。声音还没有落下,莫晗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人们的眼前。

片刻间的功夫,玄夜国皇室用来维持他们在幽暗城定的规则的执法者就来到这里,随意检查了一下老头是否真的死了之后就离开了,连老头的尸体都没有处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办理后事,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取证,取莫晗杀死老头的证据。从而找到莫晗,索要杀人费用,如果莫晗没有或者不给,那么他们的任务就是让莫晗赚取这些费用,或者杀了莫晗。

合肥长淮医院在线咨询
长春华山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子宫衰老能治疗吗
合肥看牛皮癣多少钱
汕头做包皮过长哪家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