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经济

梧桐小说13号凶宅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经济

老北京在民国改成了北平,只因为那时候南京是国都,这北京只好换个名了。结果北京市就一直在两个名儿之间换来换去了。反正咱们既然说的民国时期的事儿

老北京在民国改成了北平,只因为那时候南京是国都,这北京只好换个名了。结果北京市就一直在两个名儿之间换来换去了。反正咱们既然说的民国时期的事儿,还是叫北平吧。  说的这事儿发生在满清刚刚被推翻的那阵子了。  那会儿辛亥革命刚刚过去不久,统治了中国几千年的帝制算是彻底被推翻了。民国初建其实也没有啥本质变化,明显的是国民终于把后脑勺上那根小辫子剪去了。诸不知,这回的剪辫子,竟然和上一回满清入主中原,勒令男人一律剃发留辫是一样,也会闹出不少人命案来。于是,在民国初年,还是常常可以在北平的大街小巷看到一些留着小辫子,穿着长衫马褂的打扮,当然,叫人捧腹的,还是西装革履却戴着一顶瓜皮帽,留着一条拖在屁股后头的辫子了。  话说这皇城根的景山后街,有条胡同叫的名字挺怪,叫个棒槌胡同。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个啥来历?其实“棒槌”这词就和傻二差不多了。老北京不是还有个歇后语叫做“给你个棒槌——就认真(纫针)?咱们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条胡同的13号。  这胡同名字虽然叫个棒槌,倒也不是个筒子一样直来直去的地形,反而是七扭八弯的。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估计是那些造房子的相互侵占地界造成的,结果整的自己出门进门也不方便。这条棒槌胡同的13号,是个出名的凶宅。谁听着名字都明白,这宅子里面一定死过人。光是死过人,也不能算凶宅。够得上凶宅两个字,也得有两个基本条件:个,经常死人,也就是死过的人不是一个、两个;第二个,非正常死亡,就是暴死。当然暴死,不一定是凶杀,只不过还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种恐怖。  13号是个四合院,一共三进,还挺大的。老北京城的四合院特有讲究,四合院又称四合房,是一种汉族传统合院式建筑,其格局为一个院子四面建有房屋,通常由正房、东西厢房和倒座房组成,从四面将庭院合围在中间,故名四合院。自打元代正式建都北京城,四合院就与北京城的宫殿、衙署、街区、坊巷和胡同同时出现了。  北京传统四合院虽有一定的规制,但规模大小却有不等,大致可分为大四合、中四合、小四合三种:  小四合院一般是北房三间,一明两暗或者两明一暗。东西厢房各两间,南房(倒座房)三间。  中四合院比小四合院宽敞,一般是北房5间,3正2耳,东、西厢房各3间,房前有走廊以避风雨。另以院墙隔为前院(外院)、后院(内院),院墙以月亮门相崐通。  大四合院习惯上称作“大宅门”,房屋设置可为5南5北、7南7北,甚至还有9间或者11间大正房,一般是复式四合院,即由多个四合院向纵深相连而成。  棒槌胡同13号院,就是个三进的四合院,砖木结构,檩、柱、梁、槛、椽以及门窗、隔扇等等均为木制,木制房架子周围以砖砌墙。梁柱门窗及檐口椽头都上了油漆彩画,色彩缤纷打眼一看就知道当年营造这院子的主人,必是官宦人家有权有势。四合院的大门足足占了一间房那么大,门楼、门洞、大门(门扇)、门框、腰枋、塞余板、走马板、门枕、连槛、门槛、门簪、大边、抹头、穿带、门心板、门钹、插关、兽面、门钉、……一样也不少。  一进门就是一道一字型的影壁。影壁的上面用筒瓦,然后用条砖砌出框架,中间一个大大的“福”字,下面是山海景色的须弥座。院内花木扶疏,幽雅宜人。丁香、海棠、榆叶梅、山桃花、枣树、槐树……还有水池、花草以及盆栽的石榴树、杜鹃、栀子等等,阶前花圃中的草茉莉、凤仙花、牵牛花,加上游廊葡萄架,光是看这院子外面,就知道主人当年的富贵气了。  相传这院子还是元大都时候就有了,是当时一个蒙古亲王的外宅。“外宅”顾名思义,就是男主人在正妻之外娶的老婆。其实,这外宅的含义不仅如此。中国古代,甚至一直到民国,都是一夫多妻制,一般所谓正妻,俗称大老婆,和其他妻妾,也就是姨太太,是住在一处的,只是分房,或者分院而已。住在那些分院里面的妻妾并不算外宅,外宅是针对正宅而来。更准确的说法,是针对正妻的称呼。所谓的外宅只是含蓄的说法,其实就是外妻。住在外面的妻子,是不同于家里那些姨太太的。姨太太们在家里再受宠,也不是主子的地位。除非哪天扶正了。可外妻不同,这个外妻在她领属的宅子里是主子,是女主人身份。就像红楼梦里尤二姐当初嫁给贾琏那阵,就是外宅。  这位蒙古亲王的外宅是个汉家女子,元朝祖制蒙汉不得通婚。亲王对她爱不释手,视如掌上明珠,却又碍于祖制不得公开迎娶,只得另外起造了这座大宅子,将这汉族女子供养于此。这位亲王孛儿只斤·阿尔斯楞,钟爱的汉家女子,姓蓝,单名一个“蝶”字。孛儿只斤亲王为蓝蝶姑娘营造的这个大宅子,居然叫个“蓝宅”!足见得他对此女的宠爱了。  “蓝宅”营造之初,还没有这个棒槌胡同,自然也不是13号。按照元大都的规制,四合院形成的胡同之间距离就有70米至阔。故而“蓝宅”旁边没有什么民房。随着元朝的衰落消亡,时间的推移,朝代更迭变换,气势恢宏的大宅门日益凋零,自然无法去干涉周围盖房子的,不断过界占地。这就是棒槌胡同后来变成曲曲弯弯的原因了。  无奈当初的大元朝整天东征西伐,亲王又是皇帝的一员虎将,只得常年随驾出征。可伶这位汉家姑娘,虽然住在这富丽堂皇的大宅子里,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却每日里郁郁寡欢,日子久了自然会生出事来。  这次孛儿只斤·阿尔斯楞出征欧洲,一去就是三年。就在他三年后突然归来的夜里出事了……  阿尔斯楞只身一人一骑,来到“蓝宅”大门外,“咚咚”把大门敲得很响。  里面一个家奴出来打开门,看见站在大门外面的居然是亲王!竟然吓得像见鬼一样,先是扯着嗓子大叫一声,“亲王回来了!”  然后连滚带爬朝里面跑去。  阿尔斯楞大感奇怪,牵着战马进了院子,不见一个家仆过来牵马,倒是有不少男男女女的家奴丫鬟四下里乱窜,多数直接朝后面奔去。阿尔斯楞心中疑云骤起,丢开了马缰绳,大步直奔蓝蝶所居住的一进。一路之上阿尔斯楞追赶上的那些丫鬟,他不问青红皂白,不是一脚踢飞,就是一拳打倒。到后来兴起居然抓起人,直接朝水池里,假山上抛去。想那孛儿只斤.阿尔斯楞,乃是元朝虎将,力大无穷,被他踢一脚,打一拳,不残也伤的不轻,更不要说被抛出去的几个了。落水的只要不被淹死,还保得住性命,被丢到假山上的,早已经脑浆迸裂一命呜呼了。顷刻之间,院子里已经是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阿尔斯楞直闯进了蓝蝶住的第三进北房,看见里面一片混乱,居然还有孩子的哭声从东厢房传出。他不顾细看堂屋细况,一挑帘子进了东厢房。  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怀抱一个不足月的婴儿,身边还站着一个约莫三岁的男童。另有一汉装打扮的男子,也是衣冠不整地站在他们身前。两个大人,一个孩子都在发抖。怀里的和地上的孩子不停地在哭。那个三岁的孩子抓着男子的衣角,不停叫着“爸爸、爸爸”。  阿尔斯楞一看,那女子正是自己爱妻蓝蝶,那个男的居然就是府中管家高天明!阿尔斯楞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顺手拔出腰间佩刀,一刀下去,就将高天明劈成两片,接着回手又是一刀,将那个三岁孩子拦腰斩断。一旁的蓝蝶早已经吓破了胆,哭也不会了。阿尔斯楞一把拖过了蓝蝶,先将她怀里的婴儿,抢了过去,顺手朝门外丢去,然后,双手掐住了蓝蝶的脖子,大声怒吼:“我掐死你这个贱女人!”  片刻工夫,屋子里血流成河,大小三条性命横在血泊中。阿尔斯楞已经杀得眼红兴起,提着刀出了门来,逢人就杀,竟是一路杀出蓝宅直到门外,上了自己战马就走,再也没有回头,身后竟是一片血海一般。  等邻居报了官,官府衙役进来清点,这一夜之间,宅中上下竟有大小十三口死在阿尔斯楞手下!如此一场满门血案,官府却是不了了之。只因为死的是汉人,杀人的是一位蒙古亲王。何况还是他的家事?那元朝蒙古人本是游牧民族,实行的是奴隶制。蒙古贵族的家奴,主人拥有生杀大权。官府又岂会去追究?  这便是13号凶宅,所以被人称作“凶宅”的历史原因。当然仅仅因为这样一段坊间野史,就把好端端的一座宅子定为凶宅,还是有些牵强附会了。这宅子成了凶宅,还是因为以后接二连三的事件,在这座宅子里发生……    据说,就在这场血案过去了三十年后,“蓝宅”居然发生了第二次血案。  阿尔斯楞走后很多年,这座宅子都荒废着,直到二十年之后,阿尔斯楞的儿子那日松,继承了他那个战死沙场的老子所有的一切,包括爵位和家产。那日松看中了这个宅子,重新装修粉饰一新,全家搬了进去,把这里改成了亲王府。当时曾经有那日松属下的幕僚向他提出,这个宅子曾经发生血案,不吉利。  那日松却毫不在意地回答“蒙古人是在流血与战争中长大的,怕什么血?”  谁也没有想到十年后真的又发生了灭门血案。  那是一个冬夜。那日松一家,除去那日松本人之外,一家合计9口都在家,有那日松的三位福晋和6个孩子。此外府中还有四十多丫鬟和仆人,其中十人是蒙古人,剩余都是汉人。碰巧那天夜里那日松去朋友家喝酒一夜未归。  第二天一早,那日松回到家中,发现所有人都中毒倒在地上。那日松惊恐万状,赶到三个福晋屋子里发现他的三个福晋6个孩子,还有府中十个蒙古人不仅全部中毒,而且身中数刀,早已死亡。几个屋子里都是血流遍地,那情景与三十年前的血案十分接近。叫那日松震惊的是,北房大厅正中,用血写下几行大字“投毒杀人者鱼仇!”其余汉人皆无生命危险,只是中毒昏迷,唯独少了一个叫高仇的厨子。  日松倒恍然大悟这起凶杀,竟是复仇!他没有被血案击倒,只是恨的咬牙切齿、暴跳如雷,立刻赶到宗正府,要求立刻缉拿在逃凶犯高仇。宗正府听到发生如此惊天大案岂敢怠慢?立刻画出图形分送各地悬赏捉拿要犯鱼仇。  话说这高仇究竟何人?与那日松一家究竟有何深仇大恨?竟采用如此残忍手段,制造出满门19人被他一人所杀的大案?要知究竟如何,却还要回到30年前那桩血案……    想当初阿尔斯楞一把拖过了蓝蝶,将她怀里的婴儿,抢了过去,顺手朝门外丢去。却不料蓝蝶的奶妈文王氏,因为年纪大了些行动迟缓,闻听府中混乱一片,要去蓝蝶屋里看看,才刚走到门口,襁褓直朝她怀里飞来。文王氏连忙用手接住,竟是那个高天明与蓝蝶的幼子,张开小嘴本在大哭,被着一惊之下昏了过去,倒是没有了声音。文王氏已然知道阿尔斯楞正在行凶,自己一个老弱妇人,断不是可以阻止他行凶之人,唯有带着他们二人的孩子速速离去,尚可保得二人一丝血脉,以今后报仇雪恨。于是文王氏抱起孩子仓促逃去。  当初阿尔斯楞行凶之时,并未细想,事后也早就忘记究竟杀过什么人,并未曾去追究尚有漏网之鱼。故而逃出去的文王氏安然无事地离开大都,回到了老家浙江的诸暨。  原来这蓝蝶本是浙江诸暨人,文王氏和蓝家是同乡。蓝家本是江南望族,当初的蓝蝶是蓝府千金,文王氏就是她的乳母。不料元兵直下江南,南明覆灭。阿尔斯楞率兵进入诸暨城,杀尽蓝府男丁掳走了19岁的蓝蝶和所有女眷,文王氏也在其中。再说那个高天明,同样也是诸暨人士,他的家人同样惨遭杀害。阿尔斯楞攻进诸暨时,他侥幸不在城中,才保得一条性命。高天明也是江南士大夫出生,本姓鱼,鱼蓝两家世代交好,天明与蓝蝶乃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恋人。得知未婚妻被阿尔斯楞掳走,鱼天明化名高天明追至大都,利用阿尔斯楞为蓝宅招录管家,高天明以出众的才华脱颖而出,成了蓝宅大管家。  原本二人在蓝宅小心谨慎,满府之人只有文王氏知道底细。谁知阿尔斯楞离京一去三年,各种消息传来,都道他已经战死沙场。蓝宅本是外宅,并无官府朝廷的确切消息。他们二人竟然夫妻般过起日子来,府中多用汉人,又有许多原来的蓝府女眷,到了大都重新成家后,又将男方带入蓝宅。剩下少数阿尔斯楞原来的家奴,也尽数被收买。整个一个蓝宅,已经成了新的蓝府。  故而,当三年后阿尔斯楞突然归来,满府上下才会如见鬼一般惊慌失措,四散出逃。    再说文王氏带着他们二人遗孤逃回诸暨,隐姓埋名将孩子养大,临终之前将这两代血海深仇,一并告诉了18岁的鱼仇。鱼仇发下毒誓:此生必报此仇。为了报仇雪恨,鱼仇先是在江湖上拜师学艺,先学会一身南少林武功,然后又遍访江湖,向一用毒高手,学得施毒的本领;再拜了一位蒙古大厨师,学会一手做蒙古饭菜的好手艺。前后足足花了十五年时间,终于技成,才投入那府为厨。而且是不动声色,卧底五年寻找时机。真是可谓谋定而动,一击必中。  那天算准只有那日松一人不在府中,鱼仇利用自己高明的投毒手段,居然可以将一府人全部毒倒,还要分成程度不同。其实他就便不再补刀,那些蒙古人也是一个也活不到天明了。鱼仇补刀造成血案,就是要明着告诉故意留下的活口那日松,他是来复仇的。否则五年之内,他早就可以将所有人全部毒死,然后全身而退。 共 81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早泄遗精滑精的区别要明确分得清
黑龙江哪家男科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上一页:我要为绿色唱支赞歌

下一页:海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