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洪荒鼎皇 战青犀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科技

洪荒鼎皇 战青犀林江听后,将目光一收,收敛心神,不再仰望那高深莫测的战法、道法之境。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些东西还很遥远,若是尽观望

洪荒鼎皇 战青犀

林江听后,将目光一收,收敛心神,不再仰望那高深莫测的战法、道法之境。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些东西还很遥远,若是尽观望之,则像姜凡所说,不免有失与足下。高瞻远瞩虽好,但有时超越了自身的阶段和能力,也未必是好事。

姜凡看罢点头道:“很好,武者修行,忌不切实际,这一点你做的很好。但战法一道,与战斗拼杀之中生,与战斗厮杀之中升华。仅仅拼接平时苦悟则不免落了下乘,战斗乃是提升战法重要、快速的方法。”

“现在,吾令你现在再与此独角青犀厮杀,不畏自身,方可不惧强敌。明心见性,方可在强敌手下寻到一线生机、乃至反击袭杀之机。”

姜凡将两条剑眉一竖,顿时不怒自威,冷区区盯着林江,满是不可置疑之色,“须知,你如今再此弹丸之地、贫寒之处还可一时称谓,但他日之后,此地势必容不下汝。弹丸之地外,有的是强者、强敌,他们不会以汝修为低劣就对你留情。”

“平日不与强者为战,积累经验、信心,届时一旦被强者盯上,汝尚未战边先被内心恐惧所淹没,一身十去其五,还谈什么厮杀?”

林江听后心中一震,顿感背脊发凉。

他这一路走来,虽然也是历经磨难,但终究有些太顺风顺水了。尤其是如今,与强者战斗的机会并不多,往往每次战斗都以势压人,蛮不讲理。

长此以往,他会慢慢的忘了如何让应对修为、战力超过自己的强者。

正如姜凡所说,未必不会,未战先怯,自乱阵脚。

姜凡高瞻远瞩,已经看穿了这一点,决定用直接的手段磨练林江杀伐征战手段,乃至一颗临危不惧的杀伐之心。

林江不再迟疑,换换的舒了一口气,集中全部精神,握紧手中黝黑断枪,一拍坐下花斑豹,整个人借力而起。炮弹一般的直冲气势汹汹冲杀过来的庞大独角青犀。

那花斑豹一惊,如释重负,在不顾林江,夹着尾巴亡命狂奔逃走。

追杀而来的独角青犀,见之前伤害过自己的人类竟然不知死后的自己送上门来,先是一愣,随后便是大怒,昂头长嘶一声,声音若喧鼓震天,直穿人耳膜。

林江哈哈狂笑,心中胆气更胜,肩膀一动将极电鹰驱走,只身一人,若离弦之箭,划破长空,持长枪电射而至。

“大家伙看枪!”

林江搅动一杆长枪,若黑蟒翻身,带动风雷滚滚,电光火石直取独角青犀之前被破开的革甲之处的伤口。

那独角青犀已然打破自身桎梏,灵智再开,已有相当高的智慧。见老仇人来犯,直指自己旧伤,顿时怒不可遏,摇动独角,横扫千军,杀将而来。

“叮叮当当……”

一时间沉重的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如同暴风雨打芭蕉,十分密集。双方在这一瞬间竟然交手数十招,而独角青犀看似庞大莽撞,但却十分的灵活,将自身优点发挥到了,如同推土机一般碾压过来,以势压人。

荒兽生存不易,能够成长蜕变为二星荒兽的荒兽,莫不是历经无数厮杀的,对于征战杀伐早已领悟出属于自己的一套手段。

这种手段是深深烙印在其身骨之中的,一举一动莫不是精确掌控自身武力,发挥出杀伐、防守之效来。

从这一点来看,能够步入二星荒兽的荒兽,莫不是战法入骨,烙印其身骨之中,犹如本能一般,端的十分可怕。

越是与此独角青犀厮杀,林江心中也是惊异。

他原本的意识之中,只认为荒兽灵智低下,不会章法,只会乱打一气,倾泻武力而已。如今细细体悟来,却不仅如此,眼前这头独角青犀若是按照姜凡前辈所说化凡,其战法境界乃是战法入骨、入微的层次,一举一动莫不精确算计,可发挥出自身全部战力。

相比于此兽来,林江的战法尚且停留在个层次,“技”之层面,尚有很大的一段差距。

由此,林江收起心中轻视,一边竭力于独角青犀捉对厮杀,一边细细的体悟属于独角青犀特有的“战法”。他相信无论任何种族的手段都有借鉴意义,海纳百川,方可有容乃大。

“轰!轰!”

每一次与独角青犀交击,林江都是身体一颤、全身骨骼脆响,肌肉发麻酸痛。这片刻下来,他已经是虎口崩裂,双臂生疼,似乎骨裂了一般的疼痛。

荒兽引渡天地元气、日精月华淬炼荒体,荒体之身要比人族武者强悍的多,甚至一般的万夫长唯有施展战体神通才可与同境荒兽一较高下。

这头独角青犀又是侧重力量、肉身的荒兽,如今每一击间都蕴含上百钧蛮力,完全压制林江。致使林江原本的优势荡然不存,若是选择硬碰硬,那么林江深知自己毫无机会。

眼下,他唯有强迫自己一改之前以势压人、直来直去的战斗风格,以应对眼前大敌。

林江上下翻飞,只把一挑断枪使得密不透风,苦苦支撑。他唯有苦笑,他终于体会到了以往自己对手和自己厮杀起来的憋屈感觉了。

这种力量不如人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他难受了。

一直以来,他都习惯了以力压人,如今无论是力量还是防御都不如对手,被动挨打,竟然有一种黔驴技穷的无奈感觉。若继续这般下去,便是恶性循环,是根本没有赢得希望。

强烈的危机感顿时升起,笼罩林江心扉。

所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达。

林江此刻也唯有强迫自己改变战斗风格,从以势压人,到灵活多变创造机会。

当下,林江手中招法一缓,开始在不必要的地方不与独角青犀硬拼,而是选择退让,伺机而动。依靠体型的差距,灵活应对厮杀。

渐渐地,在林江有意识的调整之下,他的游斗之法取得了一些成效,但还是无法对独角青犀产生足够的伤害。

但独角青犀也越来越难以攻击到他,只气的怒吼连连,若夏雷炸响天崩地裂,无尽弱小鸟兽纷纷乱鸣而逃,吓破了胆子。

林江憋着一口气,心中不服输的恨劲爆发开来,野性十足,与这头独角青犀直厮杀到傍晚之际尚未分出胜负,整个荒林纵深数里被一人一兽的厮杀弄得体无完肤,遍地狼藉,残破不堪。

而林江终究不敌那独角青犀,全身伤痕累累,鲜血染身,看上去十分的狰狞,以快要到力量极限,即将脱力。体内战气消耗一空,气血沉沉,甚至他感觉连抬起手五钧重战枪的力量都快没有了。

他手中一杆长枪无匹锋锐,但却始终无法完全破开那独角青犀的一身厚重革甲。

虽然那独角青犀看上去也十分的狼狈,身上革甲满是密密麻麻的伤口,浑身浴血,沾满了尘土十分的凄惨。但那伤口却并不深,并未触及它要害。

独角青犀自修成二星荒兽以来,可谓是称霸一方,何时遭如此之罪?

但大半日的厮杀,也使得此兽心中对于林江这个小不点人族多了几分浅浅的惧怕之心。不过更多的却是愤怒,此刻此兽见林江似要脱力,红着血睛,嘶吼踏来。

“嘿!大家伙我还留着一手呢!”

林江看似跌跌撞撞的后退,实则留有余地,加独角青犀冲杀而来,哈哈冷笑不已。

他突然将手中长枪一抛在地,拉开架势,运转牛魔大力拳心法,体内顿时气血怒吼,如龙吟深渊,久久不息。顿时有生生战气凝聚而出,补充干涸的天脉之中。

“轰隆隆!”

林江体内天脉齐名,气血雷音之声降世,体内早已合二为一的牛魔形神在天脉之中奔腾,踏浪而来,裹挟无穷蛮兽之威,祥瑞天地之气象。

他身后一头足足有五丈大小的牛魔形神投影浮现,身上鳞甲纹理都清晰可见,摇头摆尾、牛角如天刀,四肢如天柱,蛮荒古兽的凶威随着其怒吼猛然爆发开来。

牛魔乃远古时代纵横洪荒的强大远古凶兽,血脉高贵,岂是区区二星荒兽可比?

那狂奔而来的二星独角青犀,突然心中升起莫名的恐惧之意,四肢瞬间瘫软颤抖不已,口中发出阵阵悲鸣,一双血红的双目也重新恢复了清明,剩下的唯有深深的恐惧。

那独角青犀瞬间成了滚地葫芦,带着强大的动能,一路上压断了无数的合抱之木,无数的山石,碾子一般向林江碾压而来。

“来得好”!

林江猛喝一声提气,弓步掣肘,体内战气狂涌入双臂,一招“牛魔裂地”疯狂打出。

如今他单手一晃有六十多钧蛮力,双臂施展牛魔裂地,倾尽自身战气、力量,破坏力之强简直可轻易撕碎一头一星荒兽。

“轰!”

林江双拳狠狠的击打在滚地而来的独角青犀一条腿上,顿时那独角青犀止住前滚之势,声声悲鸣之中,倒滚了五六丈方才停止了下来。

那独角青犀虽然革甲防御力极强,皮糙肉厚,但也被林江双腿砸碎了一条腿骨。再加上头晕目眩,唯有躺在地上声声悲鸣,声音凄惨。

而林江也被反击之力,震得双臂寸寸断裂,剧痛袭来,力竭倒地,陷入昏迷之中。

鲁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陇西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南宁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淄博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