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苍生可逆 第175章 战意浓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故事

苍生可逆 第175章 战意浓第175章:战意浓妈的,这才知道对方意图的登时大怒,挟制住王桢一只手臂的那只手瞬间加力,插入其手臂

苍生可逆 第175章 战意浓

第175章:战意浓

妈的,这才知道对方意图的登时大怒,挟制住王桢一只手臂的那只手瞬间加力,插入其手臂中的手指也是触碰到王桢的xiǎo臂骨才不甘的停了下来。

哪料王桢被伤到之后不不仅没有退却,反而是将那只手臂的手一翻转,死死的抓住了的手臂,随后另一只手也搭在了的肩膀之上。紧接着整个人借力腾空而起,双腿共同发力猛的踹向的下盘。

见状连忙荡起身子,准备借力将对方甩出去,无奈王桢双手力道控制的很好,并没有被发力甩出去,后果可想而知,王桢的双脚没有丝毫偏移的正中了左膝盖处。强大的力道险些将的左腿直接踹的翻折过去,如果不是在紧要关头将自身的力量灌注到自己的左腿之上,很可能他的这条腿就被废掉了,他很诧异为什么这个时候王桢还能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实力,并且攻击的目标始终是自己的双腿。

随着巨大的冲击力,的身子向后退去,就连已经插入王桢手臂之中的手指也不甘心的被他抽了出来。而王桢则是顺势松开自己的双手,同时借力在空中来了一个潇洒的空翻,随后整个人完美的落在了地上。

一直到落地之后,王桢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同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刚刚被新造成的伤口处,想来这次下手更加的凶狠了,不然王桢也不会在此刻露出这样的表情。只见那伤口处并没有鲜血溢出来,但是周边的血肉竟然已经散发出不协调的颜色,不知什么原因,这个伤口给王桢的感觉十分的不爽。

对面的在被王桢接连打击了几次下肢以后,也是很不舒服,此时他正将自己的左腿在地上快速的活动着,不知怎么,此时左腿处竟然隐隐有一些麻木的感觉,虽然对他的影响不会是很大,但也会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他的动作。

“妈的再来!”恶狠狠的吼叫了一声,随后没有丝毫停留的再次朝着王桢冲了过去。

此时的王桢也没有再去注意自己的伤口,见对方再次朝自己冲了过来,于是也再次迎了上去。

再次相遇的二人一开始便疯狂的用身体的各个部位轰击着对方,双拳不断的相互轰击,双腿也在时不时的奋起一脚,不仅如此,就连闲下来的头部还在对反不注意的时候dǐng向对方的身上

,当然这个动作基本是王桢做的,谁让他比起王桢来説要高上很多呢。

一拳猛的轰击在了额胸膛之上,可对方却丝毫不在意的挥动自己的双手,随后又一道伤痕出现在了王桢的身上。

手指插进王桢的体内,王桢也是丝毫不在意,挥手就是一击重拳击打在了的面门之上。二人就这样如此反复的不顾自身的伤势,不断的想要在对方身上留下更多的痕迹。

但是,相比之下,王桢还是吃了不xiǎo的亏的。因为他打在的身上,多给对方留下一些印记,而对方一下子打在王桢的身上,那必然就会留下一道新的伤口。

“xiǎo子,我看你就是在找死。”看着王桢如此及的打法,很是不屑的説道,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完全可以放干这xiǎo子浑身的血液。话音刚刚落下,他就一下子划开了王桢右臂的一处血管,随后只见那鲜血不要钱似的喷涌出来。

嘿嘿!见王桢再次被自己伤到,而且这次的部位还是血管,的嘴角就又浮起一抹微笑,照着这样的情况下去,用不了多久王桢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实力大打折扣,不仅如此,很有可能还会昏死过去。这样,自己绑架他不就更加的简单了吗。

不经意间,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冯封那边,此时的他想要了解一下自己孙子在受了如此的伤害之后,那边的冯封爷爷会有怎样的反应。可是,不看还好,看完之后他不由得一阵疑惑,很明显此时的王桢已经稳稳的站在了下风,而自己则是一路顺风顺水,可是即便如此,冯封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担心,甚至于到了此时他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的微笑,不仅如此,就连冯封身边的黑袍人玄天机此时也已经起身,且没有丝毫担心的看向这边。

“难道?难道这个xiǎo子真的有什么后手?”此时脑海之中疑云密布,为什么在这样的局势之下那两位老者居然还会如此的淡定,似乎除了他们相信王桢以外就没有其他的原因了,因为总不能他们会放弃这个xiǎo子吧。

玄天机的观察很是敏锐,在望向这里的时间他就已经注意到了,此时他更是发现了的异样,也难怪,任谁是在占据的优势之时看到敌人嘴角的微笑之时都会这样,除非那个人是傻子,不然会多想一些。

“喂,你貌似把那个后辈吓到了。”玄天机略带玩笑意味的説道。

听到这些,冯封倒是有些略显尴尬的笑道“额,呵呵!”他并没有説些什么,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对于王桢很有信心还是其他什么的。

其实玄天机并不清楚王桢此时的状况,虽然他知道王桢的实力明显强于同阶的武者许多,即便是修为比他高上一些的,王桢也完全可以凭借自身那变态的**强度而有一战之力,但是这并不是所谓的同阶武者啊。即便王桢的表现可以説是很好,但在玄天机的眼里,对比来説还是有些不足。

可是即便这样,冯封依旧没有丝毫的担心,想必他是对于王桢有着很大的信心吧,怎么説王桢也算是冯封亲手教出来的,所以他必然是十分了解王桢的。于是乎,他玄天机倒也不担心王桢的情况了。

可是刚刚接连发生的这些,玄天机就有些担心了。王桢一直处于下风,导致这样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王桢的实力确实不足,一直被对方步步紧逼。二则是一个假象,王桢在向对方示弱,以便出其不意。

可如果是第二的原因,那王桢此时也太过了吧,身上那么多的伤口,此时又有一条血管被对方挑开。万一有什么意外,还不等王桢发难,自己就已经先失血过多先交代在那里了。

“你似乎对这个xiǎo家伙有着很大信心啊?”终于,玄天机还是开口问道了,本来有着演算能力的他在此刻由于身子虚弱也是难以发挥自身的实力,所以值得开口问向身边的冯封。

听到这个问题,冯封竟是疑惑的“啊?”了一声,显然对于玄天机的这个问题很是意外。

“靠,你可别闹!”见冯封这个样子,玄天机就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明显他是对着王桢有着十足的把握,刚刚的样子完全是装出来的。

听完后冯封则是嘿嘿一笑,同时反问道“你觉得以王桢这xiǎo子的实力,能不能破开的防御。”

对于早就观战许久的玄天机来説,这个问题无疑是很简答的,但是此刻被冯封如此正式的问了出来,他又是思索了一下本想开口説出‘很难’二字,但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明显没戏。”确实,虽然刚刚王桢的表现已经超出了众人的意料很多,但是对于能否破开的防御,那还是显而易见的。

冯封轻轻的diǎn了diǎn头,随后又开口道“那如果这xiǎo子用处暴步七杀拳呢?”

其实,在一开始武技与魂技本没有排名先后之分,其威力的强弱关键在于施术人的实力。可是一些无聊的人硬是将武技与魂技分为了三六九等,在大势所趋之下人们也就慢慢的接受了这一事实。

一听到暴步七杀拳这五个字,玄天机顿时眼前一亮,这下王桢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有解释了。对于这一套拳法,玄天机还是很清楚地。作为纯力量型输出的拳法,这暴步七杀拳可以挤进天下拳法的前五之列,甚至更高。

“你教给他的?”玄天机问道,虽然这拳法对于冯封来书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似乎这套拳法明显不适合冯封这样的魂师啊。即便在跨过仙凡之隔以后的冯封修为有了质的飞跃,但毕竟魂师的优势还是要在拉开距离的基础之上才能够体现的出来。

冯封听完又是一笑“我难道会告诉你我也不会?哈哈,是xiǎo三儿临走前教给他的,这xiǎo子,已经偷偷的练了三年了,却始终没有对着冯灿和xiǎo白用出来过。”説着,冯封的注意力更是全部集中在了那边,似乎他很是期待着王桢的表现,对于王桢苦练了三年的暴步七杀拳,冯封这个老xiǎo子可是很感兴趣的。

虽然二人説话的声音并不xiǎo,但是周边的众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得到他们在説些什么,只是远远的看着两人嘴唇嗡动,却丝毫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喂,李二,听到没有。”一个男子拍着身边人的肩膀説道。

只见那个肩膀被拍了一下的男子疑惑的摇了摇头“没有,我怎么努力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想必是那两个老者有意屏蔽掉了。”

説着,两人不约而同的暗骂了一声,他们可以肯定那两位老者的聊天内容关乎着与王桢决斗的结果,但是无奈对方实力超强,自己怎么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就在此刻,一直处于下风的王桢猛的挥起了自己血管被划破的那条手臂,随后那喷涌的鲜血如同有灵性一般的喷洒在了处于的面门之上,自然也就喷洒在了他的双眼之中。

“靠!”此时双眼一片血红的有些看不清楚王桢的动向,但还是依靠着自己的本能在抵挡着王桢的攻击。

就在这时,王桢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一抹久违的微笑再次浮现于嘴角之上,同时双臂展开一下子便把的双臂撑开并且推开,这样的就已经胸门大开。

还不等做出反应,王桢就已经无比坚定的踏出了脚。沉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王桢整个人的身子为之一颤,强大的力道再次反馈到他的身上,拳悍然向前轰出。

此刻的已经感觉到了一丝的危机,对于王桢展开的攻势虽然他还不明白是什么,但是那股凌厉的杀气已经在无形之中蔓延开来。本能的想要收回双臂挡在胸前,但此刻已经有些来不及了,无奈之余躲不开的他只得全力展开防御。

‘轰’的一拳直接命中的胸膛,可是这一拳对于来説却是无关紧要的,在他全力防御之下就连疼痛都已经降到了。

在一阵力量的反馈之后,王桢向前踏出了第二步。沉闷的踏地之声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想必之前更加强烈了一些。身形猛颤,第二拳接踵而至。

位置没有丝毫的偏移,依旧是拳击中的地方。这一拳,打的直接向后退了一步。

在明显感到王桢的力量提升了之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骇然之色,怎么在这个时候对方的力量还能有所提升呢?十分的不解,于此同时他也收回了自己的双臂准备截断对方的攻势。

随着第三步的悍然踏出,地面之上清晰可见王桢的脚已经有些略微的踏进了大地之中。这时,第三拳也已经迫不及待的呼啸而出。

只见,一拳轰出的同时,王桢的这条手臂也已经到达了一个十分的状态,肌肉全部高高的隆起,就连刚刚才被划开的伤痕此时也已经不再出血,一条条暴起的青筋如同一条条虬龙一般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见状,战意大盛,对于王桢突然表现出来的状态他也是十分的兴奋。右臂猛的一抖,随后攥拳迎击,其势头也是达到了自己的时刻,没有丝毫的留手,面目狰狞的就要迎上王桢的一拳。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