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武道神尊 千一百五十七章 偷天换日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故事

武道神尊 千一百五十七章 偷天换日千一百五十七章偷天换日那是一只色泽呈骨玉色的玉塔,塔分九层,表面铭刻着诸般纹路,神纹交错

武道神尊 千一百五十七章 偷天换日

千一百五十七章偷天换日

那是一只色泽呈骨玉色的玉塔,塔分九层,表面铭刻着诸般纹路,神纹交错,玄奥莫测,好似与天地脉络相连,旁人看一眼都是要深陷其中,只觉神纹恢弘浩大,不可揣度。请大家看全!

玉塔迎风暴涨,即是倾轧一方天地,诸天日月都是紧随左后,随玉塔滚滚颤动,齐齐放光华,跟随压落。

举世各地看在眼中,皆都倒吸冷气,瞳孔紧缩,面目大变。

“镇天塔!”

惊呼声滚滚四起,古界中的柳族子弟勃然色变,骇然惊变。

秦鸿亦是瞳孔紧缩,不可思议的看向天穹,那尊玉塔即是柳氏圣族传承万古的无上神兵?

这可是一尊无上神兵,上古时期曾留下赫赫威名,属于层次的神兵。据传可镇压诸天,显赫一时,有不可揣测之威。

阎罗王的一截断臂竟是如此强大,逼得柳族圣祖化身借来无上神兵强势镇压。可见断臂发威,爆发出的力量有多可怕。

神塔膨胀,塔口化作一方黑洞,当头倾轧下来,整座天地都好似直接陷进了无边混沌黑暗之中。

塔口大放幽光,镇压天地,一股无穷无尽的恐怖力量笼罩断臂衍化的凶灵,要将其拉进神塔中,镇压下。

镇天塔吞吐神辉,蕴含黑暗,夹杂着滚滚混沌,光泽炽盛,有无量法则与秩序神链汹涌,化作一道道虬龙蔓延四方。

神塔的镇压力量极为恐怖,膨胀发光,日月星辰都是无法抵挡。随着神塔坠落,滚滚镇压之力弥漫,漫天星辰都是轰隆隆作响,噼啪炸碎。

周边黑暗与光明都像是要被镇天塔直接抽离,要让整个世界,整个天地乾坤都要化作虚无混沌,要被镇压下一切。

这般波动与景象,堪称恐怖,灭世般的声威动静,看得诸多人倒吸冷气,惊恐欲绝。

这太可怕了,没法描述的恐怖,直震心灵,让人情不自禁的颤栗,惊恐交加。

“吼!”

凶灵怒啸,剧烈挣扎,庞大的身躯滚滚颤动,摇摇欲坠,不断的朝着镇天塔挪移过去。祂无法镇定,无法僵持,纵使战力无双也都是无法抵挡。

只是,在即将靠拢镇天塔口时,凶灵身躯猛地膨胀,手持阎罗王的恐怖断臂,当做兵器抡圆了狠狠抽打上去。

无边黑暗,无边乌黑,无边阴邪,各种光充塞天地。阴魂厉煞,恶鬼魔物不一而足的咆哮起来,冲天直上,嗷嗷叫唤着打向镇天塔。

“砰砰砰砰!”

震天动地的轰响沉闷恐怖,碾爆空间,撕裂重重天地。

残臂打在了镇天塔上,彼此皆都发光,一方乌黑昏暗,一方晶莹成瀑,相互交融,形成了鲜明对比。

二者极尽争辉,炽盛无比,如同两轮太阳挥洒出的炽烈光雨,彼此交汇,在不断碰撞交融,要压盖过彼此一样。

镇天塔被残臂打得隆鸣,滚滚震动,神塔镇压下来的力量自然稍稍一滞,黑暗与混沌都是轰然炸开,掀起了蘑菇云般的异象。

彼此间互受影响的日月星辰皆都炸开,化作片片碎石滚落云端,自无穷高处坠落,砸进万域中。

烈焰尾痕燃烧,好似一颗颗陨星,在天地中掀起了无端绚丽的景象,看得万域世人都是讶然震惊。

这般大战持续了许久,两代绝世人物进行炽烈碰撞,打得乾坤震动,打得日月爆碎,打得天地隆鸣,打得万域残碎。

古界都是残破不堪,几近炸开,若非内中布置的封印在不断修复,只怕内中一切都早已彻底粉碎。

僵持这般久,柳族圣祖化身依旧没有占据到足够上风,无法压制住断臂。昔年阎罗王战力无双,是真正举世闻名的凶人,诸神下强之列的圣人。

可以想象,那般实力有多可怕。

如今只是一截断臂残躯,且还被封印百万年后出世,居然都让得一位当代圣人化身无可奈何。

秦鸿看得震撼,看得惊惶,对冥神的恐怖就更加的有了深刻印象。

“孽障,冥顽不灵!”

苍穹绝巅传来柳族圣祖化身的断喝声,随即只见他抬手结印,镇天塔再度压下,塔口倾斜,内部发出雷音般的隆鸣,似有滔滔江河之水在翻滚不休。

随即世人则是看到,那塔口大放幽光,一股股喷潮似的黑色浆糊倾泻而出。迅速膨胀弥漫,铺满天地,带着碾爆万灵的力量滚滚下落,直扑恐怖断臂幻化的凶灵。

那些浆糊好似,如海啸,内中有无穷无量的力量滚滚奔涌,浩瀚恢弘,难以想象。

“砰!”

凶灵发飙,直接抡着断臂砸了上去。断臂发光,各种异象纷呈,声威动荡,破开重重空间,打断日月苍穹,无物可阻。

与那些浆糊交织碰撞,顿时如陷泥沼,浆糊中蕴含炼化之力,迅速攀附在断臂之上,好似一头头恶鬼似要断臂血肉,要将之炼化掉。

各种光挥舞,各类异象纷呈,好似一方方世界,一个个宇宙在交叠。景象骇人,寻常人难以想象。

“吼!”

凶戾咆哮,轰然炸开,化作亿万恶鬼怨灵,充塞着阴邪污秽之气,要腐朽感染掉那些浆糊。彼此僵持,造成了惊涛拍岸的恐怖景象。

隆鸣声不断,打得天地崩裂炸开,几近破碎。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此场战斗又将僵持下去时,却见柳族圣祖化身单手擎天,浑身法力澎湃奔腾,身躯膨胀,顶天立地。

“给我收!”

只听得一声暴喝,柳族圣祖化身擎天的手掌五指擒握,猛地握拢,攥紧成拳朝着虚空下即是打落。

四方天地顿时齐齐隆鸣,天翻地覆。

世人即是看到,那些天地突然像是画卷一样收拢,要合拢在一起,将镇天塔及凶灵在内的世界全都收走。

就好像那里的世界是凭空衍化出的世界,不是真实界,却又形似真实界。

“这……这是上古三十六种神通秘技之一的‘偷天换日’?”有人震惊,万域中传出断喝,柳族居然掌握着这种神通古法?

偷天换日,顾名思义即是偷换天日,改造世界,化作一方与真实界无异的乾坤,迷惑敌人,出其不意的镇压一切敌。

柳族圣祖化身即是施展了该项神通,骤然发难,让得凶灵无处遁逃,恐怖断臂无法挣脱。

那方偷换的天地像是画卷般合拢,被柳族圣祖化身单手擒握在了掌中。五指握拢,滚滚法力沸腾澎湃,疯狂的灌入其中,施加封印。

随即虚空裂开,一只神塔从中跃出,喷薄神辉,塔口倾斜,即是散发开令日月星辰都要惶惶颤栗的威压。

“收!”

柳族圣祖化身将手中偷换的天地直接投入了镇天塔中,一切风云尽数被囊括入内,被镇天塔吞纳进去。

风波平复,天地宁静,早前大战的余波全都消弭,古界四方残留的血迹也都是被镇天塔收走。

这尊神塔可收纳天地,镇压万灵,有无比恐怖的神妙。

收纳一切,镇天塔逐渐回缩成正常大小,落入柳族圣祖化身手中。化身擒握玉塔,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一场惊世大战就此消弭,一切风波销声匿迹,天地平复,日月依旧,苍穹恢复如初。

但观望到这场大战,举世的人都是在震撼,惶惶之色久久难平。哪怕秦鸿与柳儒澜这等人物,都是心绪跌宕。

阎罗王的残臂就这样被收走了?

一代人物就这样被镇压掉了?

失去一臂,曾经的圣人还能否重现昔年风光?

阎罗王还能不能重现世间?

古界大地,秦鸿自地面撑起,仰头看着平复的天地,心绪电转,不断的在跳动揣测。

不知是唏嘘,还是叹息?

阎罗王那般人物就此消弭,未免有些遗憾,若重现昔年风光,不知道还能不能抓住机会证道成神?

若是如此,举世无神的时代,祂将真正的绝世无双。

但思及于此,秦鸿也不得不惋叹,如此人物可惜与众生为敌,昔年算是大魔,属于绝世大恶。

若是放任不管,于万域众生恐怕也是祸非福。

“可惜了,一代绝世人雄,奈何作恶。”秦鸿暗叹,对阎罗王很惋惜。

而在大战落幕,风波平复之后,古界围猎的众子弟相继自地面爬起,纷纷恍悟过来。一个个的脸色发白,隐有难看之意。

相继不久,天地隆鸣,古界虚空裂开,一条金光大道自外蔓延出来。

那是接引的大道,围猎结束,外界在接引他们离开。

顺延着金光大道可以看到,尽头处柳家飞鹰柳宇风正巍峨而立,眼神中布满沉重与深沉,隐有几分忧患之色。

众人无有犹豫,相继跃出,自金光大道走去,离开了古界。

外界虚空扭曲,山脉波动放光,一道道人影自中冲天而起,跃上半空中悬浮的虚空战舰。持续了半个时辰,众人才纷纷归来。

“围猎结束,清算战果。”柳宇风随意的吩咐了一声,转身即走。

战舰即要腾空,回归柳族。

却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明德呢?”

柳明德?

柳族四才的狂刀柳明德?

众多人愕然,参与围猎的柳族子弟皆都是面色一变,诸多人都是齐齐失色,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秦鸿。

众人皆都看在眼里,狂刀柳明德死在了秦鸿的手下,化作了冤魂,早已殒落。

不少人沉默,却无有回应,唯有部分人窃窃私语。

柳应辉看在眼中,嘴角冷冷一笑,瞥了秦鸿一眼,随即走出队伍,看向那询问的老者,淡淡道:“他死了。”

“什么?明德死了?”

“狂刀死了?”

“怎么回事?”

轰然间,四方震动,虚空战舰上哗然四起,惊呼与愤怒滚滚欲动。

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雅安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白癜风医院大同哪家好
江西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榆林癫痫病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