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永春美养路工康清洁我爱我的家我爱我的业

2019年05月16日 栏目:故事

永春美养路工康清洁:我爱我的家 我爱我的业开心农场永春玉斗站站长康清洁的闲暇去处 (陈玉玲摄)编者的话:作为路二代、作为全国五

永春美养路工康清洁:我爱我的家 我爱我的业

开心农场永春玉斗站站长康清洁的闲暇去处 (陈玉玲摄)

编者的话:

作为路二代、作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获得者,康清洁的感人故事不胜枚数,特别摘取康清洁在泉州市总工会道德讲堂上的一次发言,充实泉州美养路工系列报道,也期待广大友能从基层养路工原滋原味、朴实无华的点点滴滴中,感受这个群体的平凡与不平凡

1972年4月,我出生在山区永春县坑仔口镇的玉西村。童年的我,时常会拉着忙碌的妈妈问,爸爸去那里?她会沉默许久后说,你爸爸在养路班。少年的我,记得出去县城不到50公里的公路,天蒙蒙亮出发、天黑前还不能赶回到家,要是遇上雨天,泥泞的猛虎岭路段,车辆因打滑更是无法前行。养路班、公路,那时已在我脑海里深深烙下了印记。

从路二代变成了养路工

1987年7月,看到养路工的爸爸常年以道班为家,妈妈劳苦地操持着一贫如洗的家庭、艰辛扶养着我们姐弟5人,我选择了漆工学徒生活,意要分担起家庭的。或许我天生是养路的命,当我油漆技术一天一天见长时,油漆工艺却日渐被现代化的喷漆技术替代。1994年12月,失业的我应招加入了养路工队伍。

记得寒冬腊月里,我坐着拖拉机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颠簸,数个小时后,来到了位于矿山腰的西坪道班报到。傍晚收工回来接收我的老陈班长,满脸挂满的都是煤粉灰。瘦黑的他边擦洗着脸边和蔼地对我说:这里养护的是一条矿区砂土路,路上行驶的多是重型运煤车辆,你明天起要从事的工作将会很脏、很累、很苦,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当时的我不以为然地说,我学油漆也脏、也累、也苦啊,没事的!

第二天早上7时,穿上桔黄色标志服后,我向班长请工。老陈班长从工具房里递给我一把锄头、一只竹簸箕,自己也肩扛一把锄头,手提一只竹簸箕后,领着我走出道班房。沿着上坡的公路方向,我们约走了半个多小时,在一处路面极其凹凸不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班长即刻在凸起的地方挥起锄头挖了起来,然后将挖起的碎石和土,耙进簸箕,提到凹下的路面处补上。班长边作业边解说道:咱这条砂土路,不堪重型运煤车辆的碾压,如今路面都坏成这个样子了,保通车才是任务了。按理说,这路也该大修了,可养路经费都用在保障干线公路上,咱这支线公路只能靠人工修修补补维持通车了。

班长正说着,一辆东风卡车费力着爬坡靠近。它吹起路面的沙土和散落的煤灰,迅速将我们包围进粉尘团中。等我们俩人彼此看清对方时,都已是灰头乌面了。等我从灰尘、烟尘中缓过神来,班长愤慨地说:现在的驾驶员不知何故,都将排气管方向改装朝下,苦了咱养路工。是啊,尽管我做好了吃苦受累的思想准备,但这露天作业、被驾驶员毫不尊重的工作与原先室内环境工作的漆工来比,确实还要苦累上几分。

就这样,我耐受住了寂寞、耐受住了脏、累、苦,开始了晴天一身尘,雨天一身泥的养路工生活。我耳濡目染并日渐理解了老陈班长的经费不足、汗水补的奉献精神。于是,我们起早摸黑、风里来雨里去,收集煤干石、自采红粘土,路面高了修、路面凹了补,修修补补,齐力艰难地维持着所管养的公路正常通车。

防爆配电箱
废铜多少钱一吨
深圳入户流程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