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乾隆爷那些事儿引白领入书场评弹需新思维

2019年12月05日 栏目:美食

“乾隆爷那些事儿”引白领入书场 评弹需新思维评弹艺术如何把年轻人吸引进书场,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本报资料图 施培琦 摄  把演出的名字从

“乾隆爷那些事儿”引白领入书场 评弹需新思维

评弹艺术如何把年轻人吸引进书场,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本报资料图 施培琦 摄  把演出的名字从“乾隆下江南”换成“乾隆爷那些事儿”,会不会把书台下的听客,从老年人变成青年白领?   很长一段时间里,“等格里格登”已经被认为是专门为老年人服务的艺术了。但对于这样的局面,评弹界既有些无奈,却又其实不甘心。   61岁的评话演员庞志豪是个“老虫”,更懂得年轻人心思的他,一直在思索如何为传统艺术注入一种“新思维”。在朋友的帮助下,刚退休的庞志豪不久前连续在南京西路乡音书苑推出了6个夜场的《乾隆爷那些事儿》。   如今,演出只剩下了这周六的一场,经历过几近爆满的火爆,也遭受过听客寥寥的孤寂。无法评论成功或失败,庞志豪依稀看到了把青年听客“请”进书场的希望

。   本报 丁元元   “新思维”现场   那天近200个座位的乡音书苑几近爆满,更可喜的是,这其中他的目标受众——年轻人占了多数。   一个星期三的晚上,庞志豪从石门2路一条老式弄堂的一间斗室里出发。上半月,他在武定书场说下午场,半个月时间便在这演员宿舍凑合。距离第五场演出还有一个多小时,他已到了乡音书苑。庞志豪倚在一个坐位上,有些忧愁地对说:“今天出票情况有点糟。但是这个先不管了

。”   场《乾隆爷那些事儿》开演,庞志豪也没想到,那天近200个座位的乡音书苑几近爆满,更可喜的是,这其中他的目标受众——年轻人占了多数。第二天,他在微博上留下了这样真实的记录:“昨晚我在上海乡音书苑首场‘新思维苏州评话’,这是一种尝试,能满座我很高兴,谢谢挺我的听众和粉丝,让你们破费了!!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希望能给我提一些改进的意见和想法,是狠狠的批评!谢谢大家!!”   一名名叫“月星相惜”的友通过微博留言,“次现场听苏州评话,本来以为会没什么意思,没想到庞志豪老师讲得绘声绘色,内容里还融入了一些比较现代的元素,幽默感十足,让人听得津津有味,感受良多。”   第五场演出就要开始了,但现场只来了三十多位听客,年轻人大概有十多个,这多少让人有些失望。但大幕拉开的时候,庞志豪还是精神百倍。他特地穿了一身黄颜色的长衫——据说这是整个评弹界一件黄色的长衫——这类色彩的衣服,在古代只有帝以穿,但说“乾隆爷那些事儿”穿这样一身,倒也不失一份慎重。   “今天观众不多,更是要认真。”庞志豪在掌声中拱了拱手。就像他和说的:“也是在乡音书苑。当年‘相声会馆’少一场观众只有8个人。如今却是一票难求。”   “新思维”缘起   早已被很多人认为是为老年人服务的评弹艺术,究竟用什么样的办法,能够把年轻人吸引进书场?   “之前就看到周立波在上海很火,当时我也曾经和苏州的评弹演员吴静讨论过,我们可以借鉴‘海派清口’的表演方式,尝试用一种新的情势表演评弹。”遗憾的是,吴静实在太忙,这个计划一直未能付诸实施。   去年9月初,庞志豪到乡音书苑演出《乾隆下江南》,一连11个星期。由于一般的长篇评弹演出都是在下午,书场里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听客”,这也是评弹演员们司空见惯的了。不过,每周五和周日,位于南京西路黄金地段的乡音书苑也会有两次夜场的相声演出。身为演员的庞志豪格外留心,几近每场都看。   同样是在一个演出场地,相声的观众几近都是年轻人。而且“相声会馆”已在上海打出了品牌,现在要看他们的演出,已经几乎是一票难求了。在别人的成功里,庞志豪看到了评弹潜伏的市场:“相声引人发笑,但她本身讲述的未必是一个完全的故事,在这方面,评弹其实反而有一定的优势,她还更能透射出传统文化的积淀。另一方面,相声是北方的曲艺,但其实在上海听相声的年轻人,大部分还是南方人。对于上海人来说,苏州话基本不存在语言障碍,只要别说太快,上海人基本都能听懂——上了年纪的老听客都反应得过来,更别说年轻人了。”   61岁的庞志豪动心了,他想用自己的努力尝试和探究:早已被很多人认为是为老年人服务的评弹艺术,如何年轻化?究竟用什么样的办法,能够把年轻人吸引进书场? [1][2]下一页“新思维”尝试   新思维评弹其实是两方面,既是给听客一种听评弹的新思维,也要求演员说书的时候有一种新思维。   乾隆皇帝在位60年,而庞志豪61年的人生则和这位帝王结下了不解之缘,甚至连他的名也叫“乾隆皇帝”。一部《乾隆下江南》,既是庞志豪的“出科书”,也是他相伴半生的“艺术伙伴”。上了年纪的人,可能大多对“乾隆下江南”的故事耳熟能详,但年轻人却未必对这个名字感冒。既然要推行“新思维”,庞志豪决定给自己的“老伙计”换一个名头——戏说乾隆?中国历代帝王秘史?仿佛都不够让人满意。联想到北方人爱称“爷”,眼下又流行“××那些事儿”,庞志豪终决定,就给演出定名为“乾隆爷那些事儿”。   庞志豪说:“新思维评弹其实是两方面,既是给听客一种听评弹的新思维,也要求演员说书的时候有一种新思维。”   在一名友的帮助下,庞志豪决定在周三、周六办6次夜场演出,说的还是《乾隆下江南》,但他希望给历史悠久的评弹注入一些“新思维”、“新概念”。   作为“络达人”,庞志豪连演出的售票方式都很有新意——居然还在几家知名的团购站上推出了团购。帮助庞志豪办专场的听客拿出了自己经营的产品组织为听客们抽奖,乃至还将一些票推销给了有合作关系的公司,也把很多新听客首次引进了书场。   青年听客吴先生说:“我自己听了几年评弹,平时走进书场,在一群老人中我就显得很扎眼,有时遭到的‘关注度’比演员还高,所以我一直千方百计‘拖’身边的亲人朋友进书场,但是这样的努力太有限了。庞先生的书确实有独到之处,他在‘外插花’中加入了大量当下产生的事情,和时期非常贴近,因此更具有吸引年轻人走进书场的可能性。庞先生这样的尝试非常可贵,希望未来能有更多这样的演出,吸引更多的白领走进书场。”   “新思维”来源   阅读,关注评弹论坛,近还用上了微博,络成为他取之不尽的素材来源,也让他的书格外“噱”。   在乡音演出时,另一档的演员徐扬剑曾经说过这样一个“噱头”:“老听客,你们知不知道为何庞老师的书这么‘噱’?我曾经向他请教过,他要守旧秘密不肯告诉我。我和他住一个宿舍,于是就偷偷视察,发现晚上等我睡了以后,他偷偷把电脑拿出来,一个人在那里上……”这就是他的秘诀。   弹词和苏州评话合称“评弹”。庞志豪出身在一个评弹世家,父亲庞学卿是说《珍珠塔》的名家,所生4子中,3个和父亲一样说“小书”(弹词),唯独老三庞志豪学说了“大书”(苏州评话)。由于历史原因,1950年出生的庞志豪虽然早就拜师学艺,但登台演出则要到“文革”结束以后。   虽然只演出《乾隆下江南》这一个长篇,庞志豪却坚持“常说常新”。“这也是在改革开放以后,自己的思路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开放。”庞志豪回想说,小书演员演出开始前要唱开篇,自己初则是尝试,在开场时讲一段自己遇到的有趣的故事,得到了听客们的好评。这时,沪上的评弹名家吴君玉先生指点他:“这样的‘噱头’,要尽可能想办法‘嵌’进书里,当天遇到的事情,当天就要想办法嵌进去。”开始时难免还有些僵硬,时间长了,庞志豪的“外插花”也就和书里的情节完美无缺,收放自如了。   就像徐扬剑所说的那样,61岁的庞志豪堪称“络达人”

。接触电脑十几年,庞志豪的电脑在同龄人中十分罕见。平时在江浙沪跑码头,他随身带着无线卡,“每天要上3个小时以上”。阅读,关注评弹论坛,近还用上了微博,络成为他取之不尽的素材来源,也让他的书格外“噱”。   “我爸是”之类的流行语,在庞志豪的书里早就不希奇了。贪官污吏强抢民女,然后又将之扫地出门,庞志豪便戏称之为“试婚”。说到乾隆皇帝微服私访,他则会调侃个别官员用安排的“演员”应付上级领导的考察,传统书也随之凸显出了针砭时弊的现实意义。   除络素材,庞志豪也把自己经历的人生百态融进了书里:“我在厂里供销科工作的时候,科长带我到上海出差,明明只有几站路,买3分钱的车票就够了,科长却总是要买1毛2、1毛5的。售票员不明白,我也不理解,就问科长为什么。科长说,回单位报销的车票少,厂里就认为你整天都是在旅馆里睡觉,报销的车票多,厂里反而认为你工作认真。当时的‘社会经验’到现在固然已行不通了,但回过头来再讲一讲,不仅是博大家一笑,其实也可以引发很多思索。”   “新思维”思考   从去年年中开始,上海评弹团就尝试在每周四乡音书苑举行“乡音860”夜场演出。之所以举办夜场,就是希望把工作的青年白领吸引到书场。虽然听夜场的听客,绝大部分仍然是上了年纪的评弹铁杆粉丝,但评弹界把传统艺术向年轻人推行的努力始终没有停歇。   庞志豪说,为了支持“新概念”,上海评弹团也在场租上酌情下降,加之出票情况还不错,又得到了朋友在经济上的支持,“乾隆爷那些事儿”基本做到了收支平衡。对庞志豪来说,忙乎了半天,就算是“义务劳动”乃至亏欠,他也觉得这样的探索值了。   庞志豪希望未来还能把更多的新元素加入到苏州评话当中。“‘乾隆爷那些事儿’,希望还能继续下去。只要听客欢迎,我还可以整理编排‘康熙爷那些事儿’、‘雍正爷那些事儿’。”

前一页[1][2]

西安治癫痫病的医院
长沙优植口腔医院廖正其
汕头治疗妇科病的医院哪些好
乌鲁木齐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贵州癫痫病医院挂号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